首页|新闻|图片|评论|共青团|青年之声|青春励志|青年电视|中青校园|中青看点|教育|文化|军事|体育|财经|娱乐|第一书记网|地方|游戏|汽车
首页>>新闻 > 娱乐资讯 >>  正文

“拼盘电影”为何受欢迎

发稿时间:2020-10-22 10:14:00 来源: 光明日报 中国青年网

  在刚刚过去的电影国庆中秋档,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以18.7亿元夺得档期票房冠军,观众口碑的一路高歌,成为又一部现象级的主旋律电影作品。10月11日,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与中国电影家协会联合召开电影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作品研讨会,邀请影片主创代表与文艺评论专家展开对话交流。研讨以“小康大片”的新景观为主题,从创作主题、制片机制和美学等不同角度总结了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的得与失。研讨会上迸发的精彩点评和深度观点,为主旋律及“拼盘电影”的创作之路指明了方向。

  电影《我和我的家乡》采用故事群的叙事模式,讲述了祖国的东西南北中各个地区若干普通小人物的故事,以喜剧方式呈现“小康时代”的新景观。同样以故事“拼盘”为叙事方式的电影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获得了去年国庆档的票房冠军,观众好评如潮。连续两年国庆档的大热,让这种由若干个独立的故事组成、围绕同一主题叙事、风格相近或相同的拼盘电影,再次回到人们的视线中。

  短视频火爆让观众青睐短故事

  “以前认为分段式的电影不能成功,然而其在这个时代却有了机会。为什么有了机会?因为短视频这几年的蓬勃发展,让观众比较能接受较短时段的表达。观众消费习惯的变化,很可能让《我和我的祖国》这样的影片取得很好的成绩。”在电影《我和我的家乡》作品研讨会上,该片总制片人、总发行人张苗分享了他的观点。

  据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的《2020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截至2020年6月,短视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已达110分钟;在网络视听产业中,短视频的市场规模占比最高,达1302.4亿元,同比增长178.8%。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周结表示:“短视频不再只是娱乐,而已经与各领域叠加、渗透,不仅对整个视听行业,甚至对国民经济都将产生影响。”对于电影行业来说,短视频已经在改变观众的审美习惯和消费习惯。长期使用短视频的观众,对于多个短故事组成、戏剧密度大的“拼盘电影”自然更容易也更乐于接纳。

  “拼盘电影”规定了每一个单元影片的主题和篇幅,因此在戏剧冲突、高潮设置、单元衔接、叙事节奏等方面就有特别的艺术要求。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理事、中国传媒大学戏剧影视学院教授戴清从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的创作中总结出特征:“首先在设置情节上、在人物关系上不能太过复杂,比如人物线索太多、叙事线索太多。还有叙事情境的进入要更为直接,不能有太长的铺垫,节奏把握上要相对较快,同时核心情节一定要有多处的扣子,结尾必定要有反转。”

  在“拼盘电影”的叙事结构下,围绕“我和我的家乡”的命题,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的每组导演充分发挥自己擅长的喜剧风格。《北京好人》真实逗趣,《最后一课》温情感人,《天上掉下个UFO》夸张搞笑,《回乡之路》励志反转,《神笔马亮》幽默浪漫,五个单元主旨统一但风格迥异,正如张苗所说,“实现了‘40元一张电影票把整个国庆档都看完了’的效果”。

  主流话题接地气的表达被认可

  过去,主旋律电影往往会选择宏大的议题、严肃的风格。如《建国大业》《建党伟业》《建军大业》组成的献礼“三部曲”,代表着市场主流受众对于献礼片最普遍的印象。然而从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开始,创作视线逐渐从大人物下移到平凡小人物,把大故事分解成更接地气的若干小故事;《我和我的家乡》更进一步,以大众喜闻乐见的喜剧包裹起主流话题。它的创新和成功之处在于,以“小人物+喜剧”的方程式解开了乡村振兴、脱贫攻坚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等宏大议题。

  中国文联主席团委员、中国文艺评论家协会副主席、北京师范大学教授、中华美学学会副会长王一川认为,《我和我的家乡》这一类型的创作,塑造出“喜中含正、由喜而正、欲正先喜、先喜后正”的人物形象或人物群像。“这种形象的美学特点在于,让人物的正剧性品质,暂时掩隐在其日常喜剧性外表下,再通过剧情发展而逐渐显露出来,从而在喜剧方式中逐渐呈现正剧性品质。”银幕中引人发笑的小人物将大时代具体而微的转变清晰地呈现出来,让普通观众乐于看、看得懂、有共鸣。

  《我和我的家乡》接地气的表现还在于其主题,家乡情是中国人最能共情的话题之一。影片单元之一《回乡之路》的编剧尹琪说:“我觉得对乡土的眷恋和热爱是这部电影所有导演、所有创作者最秉承的一个珍贵理念。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用实力证明了,写好中国故事必须要有一颗中国心。”不管是沙地苹果种植者的感人故事,还是美丽壮观的辽宁稻田画,都是把发生在中国大地上的真实事例写入创作,扎根乡土奠定了这部电影的群众基础和艺术生命力。

  “文艺创作最根本、最牢靠的方法就是深入生活、扎根人民。每一个活生生的人、活生生的故事摆在面前,经过加工就是精彩的电影。只有深入生活、扎根人民,创作者才能有不断的创作源泉。”中国电影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张宏说。

  国产“拼盘电影”需打开创作新路径

  票房实力和观众口碑说明,《我和我的家乡》这篇“命题作文”答出了精彩,答出了深度,也答出了好成绩。中国艺术研究院电影电视研究所所长丁亚平将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界定为小康电影新里程碑式作品:“影片是20世纪80年代以来的‘小康电影’到‘小康大片’的一个新拓展,兼具艺术性和商业价值。结构叙述方式上形散而神聚,故事与每一个个体紧密相连。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相结合,既有喜感,又有深刻的现实观照。”可以说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和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的接连成功,打开了国产“拼盘电影”的创作新路径。

  然而,对于国产“拼盘电影”来说,《我和我的祖国》《我和我的家乡》可借鉴但不可照搬。“拼盘”与“献礼”的组合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,一是主旋律主题有着深厚的群众基础;二是导演群英会聚、明星效应加持;三是重大节庆的浓厚氛围为影片增加热度。这些优势是其他“拼盘电影”可望而不可即的,纵观近些年来的国产拼盘电影,票房失利、口碑不佳的案例比比皆是。

  在为《我和我的家乡》点赞喝彩的同时,创作者还应当在拼盘叙事的基础上加深思考,寻找新的表达空间和突破方向,为这一电影类型带来更多可能性。(记者 牛梦笛)

责任编辑:王目雨
 
加载更多新闻
热门排行
热 图